2014-05-15

暌違


網頁淪陷多時,
一進入網址就會迅速被轉移到
另一個「不三不四」的世界,
今天意外發現,遮蔽連結不見了......
總算重現頁首法蘭克福的晴空,
像是一切都沒有發生過。
開心,久別重逢。
雖然開始也已經對過去的自己感到陌生。
刻意增加一則貼文,到此一遊。


2011-12-09

離開了軀體

鷹鷲的飛羽?真是絢麗~
特別還買了一本《鳥羽》對照,
可惜沒找著。
離開了軀體,有時靈魂還是在的......

2011-12-04

滋味

可以是某些味蕾的想像,
拿來熬湯會有些滋味;
也或者只是一個去頭截尾的情境,
感傷中還帶著些許腥臭......

2011-12-03

就像香魚,但又更高山一些.

起碼可以確認,苦花嚐起來一點都不苦。
若有似無的清甜,就像香魚,但又更高山一些......
我要問自己,為什麼這把年紀了,
還能有這麼多第一次?
我又何其幸運,每晚都吃不一樣的魚,
而且每次都是第一次。
(是故意的吧~繼續找魚中......:p)

2011-11-23

雨給我諷刺地停了

又一個沒去過的小漁港,從這往下左彎
就是有著五公里沙岸的大武崙澳仔漁村。
遠處還是基隆嶼,偏北一點長相完全不同。
假期最後一天,雨給我諷刺地停了,
硬要自己外出,看個海吹個風也好......
【我更羨慕來向這兩位蒙面女騎士所吹的風】
這一晩,當然也是乖乖回家過夜~
貼這文已是上了兩天班之後,恍如隔世:P

2011-11-22

不厭

九份102號公路,大雨滂沱,
這素未謀面的異獸,
就這麼亦步亦趨,不斷近靠。
躲雨不是可到附近的不厭亭?
透過車窗這個角度端詳,
像極了長著鷹喙的奇物。
【也許可再添副翅膀】
那之後在九份老街碰到另兩隻黃犬,
兩度下意識大驚,
以為竟從山那頭跟了過來......

2011-11-21

消褪的自由滋味

甘露煮卵香魚。
不甚喜歡類似的甜味煮物,
可還是拿來下了酒,
並回味著
即將消褪無蹤的旅遊感。

2011-11-19

遊犬

苦繞了島內許多遠路,其樂自得。
這才又發現, 不就如同遊犬一般,
這邊嗅嗅,那邊嗅嗅?

2011-11-14

小旅行

假裝去了一趟北海道阿寒湖,
還買了象徵幸福的綠藻球......
其實只是數年前
就想要造訪的ㄧ位宜蘭養草人家。
回程順道還到八甲魚場買了
鹽漬苦花以及甘露煮卵香魚......
估計這會是之後幾天的小旅行模式(?)
也許我還可以天天回家過夜,
不用遠行~

2011-11-13

路邊收藏(二)

陰雨的一天,
哪裡也去不成。
懷念一週前,
一種屬於秋天陽光特有的溫暖色澤。
又是ㄧ幅進不了畫廊,
只能路邊收藏的作品。

2011-11-10

專治失憶

ㄧ時興起,
點了這道鹽炒銀杏。
吃了一顆,彷彿想起了什麼;
喝一口酒,又好像忘了一些。
於是這麼吃一顆喝一口,
離開居酒屋時,
曾記得的全都給忘了:P

2011-07-24

死亡藝品

那些個被釣客釣起又棄置的軀殼,
像是為死亡準備好一個完美的姿態:
鼓起全身並猛張著刺,某種戰鬥的圖騰......
另一處荒涼的岸邊,類似的姿態再度出現,
只是經過沖刷洗練,慘白如瓷,就更像藝品了。

2011-05-26

鳥景

某個白天,
我聽著五色鳥叫了一整天。
我睡著的時間,
也許牠們還持續叫著,
並讓失眠的人繼續聆聽......
沒了這些,
生活漸漸變得難以想像。

2011-05-22

一個轉身

相隔近一年,只是無心的一個轉身,
這才發現私藏肉粽景點的升級版──
越過一個緩坡,竟是這麼一個扣人心弦的視野。
因為地型太過險惡,甚至讓人不敢近靠。
就在這一天,我已把這處人跡罕至的祕境,
列為我東北角數一數二的景點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一位先前在海中載浮載沉的潛水客,
後來也爬上岸,朝下山的我問路,
這個本地人和我同一天發現這裡......
離開時,巧遇一隻獨行的白眉黑犬

2011-05-13

跟著隱居

不一樣了,
某種「落地生根」的感覺......
推窗往下探望,
雨後有如下了小雪。
都住四五年了,
更遠的幾處民宅,
卻像到不了的地方。
窗外左側,
也更加遙不可及,
是蛙蟲鳥獸的神祕棲所,
有時,快以為自己也跟著隱居了。

2011-05-01

下一場狩獵

幾秒鐘前才剛錯失了一個獵物,
是隻來不及入鏡(與入口)的長腳蜘蛛。
沒多久,這優雅的蜓蜥又翻到牆的另一頭,
繼續下一場狩獵?

2011-04-23

最好還能樂在其中

週六傍晚,趕赴一個會議的途中......
這張圖,就獻給假日還得工作的所有人。

2011-04-03

最大的享受

傍晚的東北角,
海潮透露出些許不安,
迎風襲來濃烈鹹味的水霧,
沒一會人就得退去。
但大部分時刻,最大的享受還是
你的周遭看不見半個人影。
回台北,基隆暖暖大塞車,
不會不耐煩呢──
誰叫我先前獨享了這個世界......

2011-03-26

路邊收藏

虛實難辨的牆面,
像極了刻意為之的油畫。
進不了畫廊,
只能路邊收藏......

2011-03-06

哪裡都是人

這張相片其實是排隊得來的
太多人拍照了,
有時厭倦自己也拿起相機。
終究,慶幸還是找得到沒什麼人的地方──
這是可以俯瞰整個陰陽海的長仁社區,
據說只有二十戶人家,還有不少的貓與狗。
一位中年居民大概看我掛在胸前的相機,
還指點了社區另一個眺望的景點。
果然,我想到的別人早想過了,
已有一些地被外人買去重建
終究,哪裡都是人......

2011-02-28

突然想到

常突然想到要離開某地,
雖然最後還是選擇留了下來......
於是我常拍的那種像是
為了真的要離開而拍的尋常風景,
也許不再有下一次,
但其實只是好多次的第一次。

2011-02-21

全在霧中

斗膽如此開著車拍照 ,一次足矣。
我更喜歡坐在副駕駛座,
像是難得被服務,度假一般......
這是不同時間在三義拍的副駕駛座風景,
全在霧中......【
也只有在這裡長大的人才知道,
再多的改變,唯獨這點沒變......

2011-01-31

買魚過年

上週因天色已晚,
沒能來得及走完鼻頭角稜線步道,
舊曆年前待在台北的最後一個下午,
再又試走一回,與燈塔行有異曲同工之險,
但海風更透,還飄著點小雨,
幾度強風奇襲,稍感狼狽。
山腳下的燈塔咖啡小舖今日沒開張,
大概過年去了,而我也準備要過年了。
碧砂漁港採買──第一次買這麼大的魚:
盤子是是臉盆大小,
可以想像魚有多大。

2011-01-24

鼻頭的懸疑

步道的起點是鼻頭國小
據說只有21個學生。
開始還體會不出半點懸疑,
直到出現這個警告標語──
前有斷崖呢......
海風冷冽,沿路荒涼
兩三個小時走得隨興,
崖底散沫亂流,讓人眩惑不安,
益發不敢近靠俯視。
真就像是來到邊陲異境
而我還得走回那個來時的彼方呢。
這一個沒碰到太多人的週末,
感覺更加貼近著自己【跟山壁:P】......

2011-01-21

某夜速描

乏人問津的某個角落,
微光中與自己的影子交疊,
看似對話,其實一句話也沒說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鄉下另一個寒夜,
也像是
對所有看著這張相片的人微笑......